準兒媳見公婆,婆婆百般刁難,突然電話響了,才知兒媳身份不一般

看著我媽的臉色紅一陣、白一陣又青一陣,我覺得非常有趣,這種情況可是我從小到大都沒遇到過的。在我的印象當中,我媽就是我們家中擁有至高無上權利的女皇,包括自己爸爸在內都沒有人敢惹她,不過現在她好象遇到麻煩了。

我跟女友燕楚雲是進大學起就認識的,我記得當時在圖書館看到她第一眼起,就覺得這個女孩子身上有一種現在的年輕女性所缺少的一種沉穩、大氣。既使她衣著普通,可是那種落落大方的氣質在一眾青春靚麗的女孩之中顯得尤為特殊。我們是因為在書架上面伸手拿同一本書之時相遇的,也就這樣認識了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她告訴我自己來自農村,父母就是普通的農民,自己也就是一位普通的農家子弟,憑著自己的努力考上的大學,如此而已。說起我自己的家境應該算是城市之中的小康家庭,父親曾經是一家煙酒公司的總代理,收入與地位都還可以。而我母親因為父親的事業比較穩定,她自己本來也不太願意上班,因此在我出生之後就成為了一名家庭主婦,而我潘洋是他們倆唯一的兒子。

我大學畢業后,進了一家在我們城市之中比較有影響力的公司上班,經過兩年的時間,現在已經升做了部門主管。由於自己的形象、能力與口才都非常不錯,性格又沉穩內斂,因此公司董事長非常器重我。我的同事們都說只怕我以後可以做到總經理的位置,前途一片光明。而我女朋友楚雲大學畢業之後,還是如之前那樣低調,節省,也很用功,她的志向似乎比較喜歡學習,因此現在正在讀研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雖說我現在已經是名成功的白領精英了,在公司也有不少漂亮女孩子對我表示青睞,其中不乏主動追求我的,對方條件也都比尚在讀研沒什麼收入又出生於農村的楚雲要強得多,可是說實話,對於她們我真的沒什麼興趣,止於同事與朋友而已,楚雲那種恬淡與安靜彷彿一塊磁石深深地吸引了我。記得我公司的董事長曾經開玩笑地問過我說:「潘洋,你有女朋友嗎?我有個女兒跟你差不多大,假如有可能的話,我願意介紹給你認識。」當時我笑著說:「謝謝董事長抬愛,我有一個從大學就開始談的女朋友,只是農村走出來的女孩子,現在還在讀研,我們很相愛。」董事長沒說什麼,只點點頭拍拍我的肩膀走開了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我覺得如今自己事業也不錯,應該表明態度,上禮拜天就帶楚雲回家見我父母。父親還好,與楚雲攀談過幾句之後對她的談吐與見識感到滿意,可我母親一慣強勢,而且多年以來以我為榮,她認為自己兒子是高級白領,而楚雲只是農村出身的鄉下丫頭,雖說在讀研,可目前也只是個窮學生而已,覺得她配不上我,於是在餐桌上就開始故意刁難。首先,她故意將那些好的菜都轉到楚雲面前,假裝客氣地說:「燕小姐,平時你在學校伙食不好,今天有機會多吃點哦,錯過這次機會可能天天又得青菜蘿蔔了。」楚雲聽了淡淡一笑,對我媽說:「阿姨,我喜歡吃青菜,不太喜歡吃肉。」

接著我媽又開始說:「你父母也奇怪,家裡又沒錢,自己一個女兒讀完大學也就算了,還讀什麼研啊?浪費錢,要是換成我是你媽,高中畢業就送進工廠里打工早點嫁個門當戶對的男人就好了,窮人家的孩子就是這種命!社會是分階層的,就好比你頓頓吃的大白菜,與難得一見的龍蝦哪能是一個級別對吧?」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楚雲一直默默地聽著,也沒有搭腔,突然之間她的電話響了,然後她不知怎地開了免提,那邊一個中年男人的聲音響起之時,我頓時心裡咯噔一下,實在是太熟悉了,是我公司董事長的聲音。楚雲開口就叫:「爸爸」這時我媽還不知是怎麼回事,就在一邊語帶諷刺地說:「到底是鄉下丫頭,接個電話跟打雷似地,生怕別人聽不見!」當時我急得直拉她的衣角,她還瞪我。我再瞧了下撥打女友電話的號碼,確定是我們老總無誤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她掛斷電話之後,我急著問她:「楚雲,燕總是你父親嗎?」她微笑著點了點頭。這下我媽也傻了!因為我時常在家說自己公司的燕總如何好,如何器重我,卻沒想到居然將人家的女兒奚落挖苦個半死!出門之後女友告訴我說,她之所以不告訴我真相就怕自己有壓力,或者不懷好心。可是沒想到我通過了她與父親的考驗,可是未來婆婆卻將她視為來搶她優秀兒子的不入流女人。看著她的臉,我一時之間有太多的意外還沒有消化,就在不知如何是好之時,我媽的電話及時響起。一接通,她就各種道歉,要我無論如何也要幫她求得女友的原諒,這種情況我適合開口嗎?我真的茫然了,大家說我該怎麼辦?